华证期货网-国内最专业期货网站门户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华证期货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搜公众号“华证期货”即可,欢迎加入!
期货首页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糖价下跌 企业上演“抢蔗战”

2018-10-12 01:19 网络整理

  中秋刚过,“一天一价”不断创历史新高的白糖终于开始跌落下来。

  9月14日,郑糖主力合约1205单日暴跌198点,跌至6708元每吨。而在此之前,从9月2日开始,郑糖便跌势已显。白糖,是否自此以后结束长达三年的牛市,开始像棉花一样的漫长熊途?

  主力资金多转空

  9月16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三部门联手决定投放第九批国家储备糖,数量20万吨,竞卖底价为4000元/吨(仓库提货价)。在此之前,国家已经向市场投放了八批国储糖,以打压高价糖。

推荐阅读

糖价下跌 企业上演“抢蔗战”


周期蓄势待发 商品缓步下行

胶市仍处于寻底过程中

  发改委调控糖价可谓三令五申,9月7日,发改委又向各地发文,要求在中秋、国庆双节来临之际,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加强市场价格监管,严禁囤积居奇哄抬糖价,违者将给予处罚。

  如此重拳之下,白糖终于扛不住了,虽然期货市场仍在死挺,但现货市场降价潮初现。

  根据中糖协公布的产销数据显示,8月底全国销糖957万吨,其中库存还剩88万吨,比去年同期高8万吨。现货价格也开始持续回落,9月14日,柳州批发市场出现整体大幅下跌的走势,上午收市时各合同价格出现90~140元不等的下跌。高昂的糖价导致销量下滑,白糖库存高企,除了巴西以外,各国的白糖产量增产等利空消息不断传来。

  但白糖多头们显然心有不甘,仍想借西南干旱再继续大炒一把白糖。

  数据显示,目前广西甘蔗受灾面积达到90.19万亩,其中旱情最为严重的河池、百色两地受灾面积分别达到33万亩和6.8万亩,来宾市甘蔗受灾面积也有35万亩。而据了解,广西今年1500多万亩甘蔗中,受雨量偏少而影响长势的面积超过87%。

  西南大旱将导致甘蔗减产的消息,让继续看多的多头一路高唱,直呼将涨至8000点。

  “西南大旱主要影响的是云南、贵州等地的甘蔗产区,对主产区广西的影响不大,因此大旱对甘蔗价格的影响有限,目前影响白糖价格的主要是消费旺季已过,需求不济,因此短期白糖仍面临回调”,经易期货白糖分析师钟金传表示。

  与此同时,白糖的主力资金却在悄悄转仓。

  根据郑州商品交易所提供的数据,8月24日,郑糖主力合约1109的空头仓单突然增加近4000张,这直接导致该合约8月25日暴跌271元为年内最大单日跌幅,此后该合约多头主力资金撤出明显。

  到9月5日,空头主力又增持14167手,其中空头阵营中的华泰长城表现出众,大举增仓8455手。而多头阵营则出现分歧,在位居首位的万达期货增仓8988手的同时,珠江期货则减仓5479手。

  积弱已久的白糖,9月13日晚第九批国家储备糖将投放的消息一传出,第二日期货市场便瞬间崩溃。

  终端企业转战蔗区

  9月初开始的白糖暴跌行情也牵系着糖企的神经。“老天让你赚你就赚,老天让你赔你就赔”,一位在广西从事白糖经销的柴先生表示,“白糖价格涨,你前期进的白糖就赚,像现在这种跌法,我手中刚进的一点糖就砸在手里了”。

  而有此靠天吃饭感觉的还有处于产业链上游的糖企。

  “虽然做蔗区的糖企在牛市时风光,但五年下来有三年亏损只有两年赚钱”,钟金传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而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白糖价格的剧烈波动,“当价格上涨就赚钱,而下跌时前期高价收的甘蔗,榨成糖卖时却卖不出好价格,肯定亏”。

  自西南大旱导致甘蔗减产的消息传来,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古方红糖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王连升就开始为自己的糖厂做打算。

  “我最近都不做产品促销了,因为西南大旱,今年开榨季会延迟一个月,我的糖原料必须节省点用”,王连升这样告诉记者。

  在前不久举行的杭州网络交易会上,王连升的甘蔗古方红糖取得了让同行眼红的销售业绩,然而,在销量上升之际一个头疼的问题也随之产生。

  “白糖价格太高,现在进货不合适,但我的储备糖有限,如果今年新的甘蔗开榨推迟到12月的话,我现在必须想办法节省用糖,否则后期原糖不够用”,王连升表示。

  由于糖价波动太大,原本主要做终端红糖产品的王连升改变策略,采用自己联系蔗源,收购甘蔗的办法来控制自己的原材料成本价格。

  2009年,在白糖牛市发动之初,他只身来到了位于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一个叫兴义市巴结镇的小地方,收购了当地的甘蔗并采用土方法压榨出来,以备自己工厂的红糖产品之需。

  这是被高价糖给逼出来的,王连升认为,“做终端产品的如果没有蔗区,利润会很低。因为农产品价格在涨,成本也在逐渐上涨。如今我有自己的蔗源,原材料价格能控制,在糖价暴涨暴跌时,我就比其他糖厂的压力小”。

  而这种终端用糖企业向上游原材料产业链延伸的做法,也得到了很多用糖大户的效仿。中粮集团在7月份以大手笔收购了澳大利亚糖企TullySugar(塔利糖公司)之后,近日再次向澳洲糖企发出收购要约,向Proserpine糖厂提出了约为8亿元人民币的收购底价。

  “今年我准备和蔗农签订长期收购合同,这样可以稳定的控制企业的生产成本”,王连升这样表示,他还告诉记者,在白糖产业链上,无论是做终端的,还是上游糖企,都饱受糖价剧烈波动之伤,“如果此番期货白糖牛市结束,希望能还白糖现货一个稳定的市场”。

9号彩票 9号彩票网 盛世彩票 博九彩票 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