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证期货网-国内最专业期货网站门户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华证期货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搜公众号“华证期货”即可,欢迎加入!
期货首页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深度剖析特朗普征收铝关税的前因后果

2018-10-30 16:47 网络整理

  导语:通过引入新的关税政策对贸易逆差进行调整并以此来保护美国制造业,是特朗普在竞选时就作出的承诺。可是在正式签署之时,仍然引来了一片质疑,即使后续公布了部分豁免名单也未能平息。

  然而,10%的关税真的足以改变美国铝产品的市场现状吗?考虑到美国本土铝业内在条件的劣势,以及未来可能进一步扩大的豁免名单,这剂看似很猛的药能否在将来真正发挥作用,还有待观察。

  3月8日,特朗普宣布将对进口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加拿大和墨西哥暂时得到豁免,并给予其他国家谈判空间。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美东时间3月8日特朗普签署关税协议,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将在15天后正式生效。加拿大和墨西哥得到暂时性豁免,美国其他的安全及贸易伙伴则可通过谈判避免征收。加拿大和墨西哥2016年对美出口铝产品共281万吨,占美国全年铝产品进口量的47%,豁免弱化了关税政策对全球铝产业的冲击,同时其他国家也存在豁免可能性,实际影响或较此前市场预期更为温和。

  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的论调早已有之,经济层面的根源在于其自身原铝产业的不断萎缩。早在2011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就曾裁定,对中国进口铝制挤压型材征收约33%的反倾销税,后来美国商务部又陆续对中国部分铝产品发布加征进口关税的声明。除了政治层面的考虑,提高铝进口关税也有一定经济层面的根源,2016年美国铝产品的表观需求约930万吨,进口依赖度高达64%,在诸如中国、俄罗斯等国家铝材和原铝低成本的冲击之下,美国原铝及初加工铝制品先发优势已风光不再,并使其面临着一定的原料供应风险。

  中国对美铝产品出口量较小,关税提高预计对中国铝材产业冲击有限。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数据,2016年美国共进口铝产品593.8万吨,其中加拿大为美国第一大铝产品供应国,俄罗斯、阿联酋居二、三位,中国居第四位,共54万吨,其中铝板带材约35万吨,铝箔约10.7万吨,预计分别占中国国内产量的2.49%和2.39%。54万吨的出口总量与中国将近6000万吨的铝材年产量相比,占比不到1%,因此即使高额关税造成该部分无法流入美国,对国内铝材供需影响也较为有限。

  美国关税政策调整对全球铝产业的中长期影响取决于美国自身铝产业的发展,但其自身资源禀赋的相对弱势及豁免政策弱化了美国的供应冲击。谨慎情形下考虑关税政策推演至全球所有国家,美国进口铝产品数量减少,短期内可能导致美国本土铝供应紧缺和美国以外市场的供应过剩,但由于美国原铝产能和铝板带箔现阶段产能弹性不足以弥补缺口,本土铝产品价格或走高,美国本土与国外铝产品的价差得以扩大,一旦价差突破10%的关税壁垒,铝产品仍会出口至美国从而削弱关税对全球其他国家带来的供应冲击。中长期来看,若美国原铝产业能在高关税的培育下恢复往日辉煌,将对全球形成供应冲击,但我们认为可能性较低。一是禀赋条件的相对弱势从根本上制约了美国原铝产业的发展;二是豁免情形的存在也弱化了贸易保护的力度,总体而言此次铝产品进口关税政策对全球铝产业格局影响较为有限。

  风险提示:美国铝材需求不及预期;美国原铝供应超预期。

  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论调由来已久,有一定的经济根源

  2018年1月22日,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称,商务部部长罗斯已于1月19日就铝产品进口是否损害美国国家安全正式向特朗普提交了“232条款”报告。3月8日,特朗普签署关税公告,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暂时豁免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时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给其他国家留下了关税谈判空间。事实上,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的论调早已有之,我们认为该项政策根源于其自身原铝及铝初加工产业的萎缩,而在特朗普强调产业、资本回流的政策和贸易主张下,又成为了其贸易政策最佳的发力点之一。

  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美国对铝产品进口的“232调查”接近尾声。美国“232调查”,指美国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授权,对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的立案调查。立案之后270天内需向总统提交报告,美国总统在90天内做出是否对相关产品进口采取最终措施的决定。2017年4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进口铝产品是否威胁和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启动调查行动,并已于18年1月向总统提交了正式报告,在报告中认为进口钢铁和铝产品严重损害了美国内产业,威胁到美国家安全,建议提高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

  据商务部公告,美东时间3月8日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公告,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由于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系行性质特殊,还在进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美国将推迟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实行关税,看是否能达成NAFTA协议,同时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给其他国家留下了关税谈判空间,需要对国际盟友显示出关税上的灵活性,同时美国将与中国谈判,在修订和撤销关税方面,美国保持开放性。特朗普此番关于关税的表态趋于软化,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市场对关税影响的担忧,但由于对加拿大、墨西哥的豁免存在条件和期限,后续需要持续观察。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深度剖析特朗普征收铝关税的前因后果

 
  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的论调早已有之,经济端的根源在于其不断升高的铝产品进口依赖度。“提高铝进口关税”对美国政府来说已非一个新鲜议题,实际上早在2011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就曾裁定,对中国进口铝产品征收大约33%的反倾销税,对中国制造商得到的补贴另外征收374%,后来美国商务部又陆陆续续对中国铝合金、铝箔发布加征进口关税的声明。不论从特朗普的表述还是“232调查”报告的内容来看,“国家安全”都是被反复提及的词。

  事实上,美国对铝产品的进口依赖度非常高。根据美国铝业协会数据显示,美国2016年铝产品表观需求量为930万吨,而进口铝产品约594万吨,对应为表观需求的64%,且这一比例近年来还在不断升高。由于铝广泛用于国防军工、航空航天等领域,在一些部件中为关键材料,高度的对外依赖度无形之中增加了所谓的“国家安全”风险。

极高的进口依赖度背后是其自身原铝及铝初加工产业的萎缩。铝广泛应用于建筑、交通、电子领域,且在交通等领域有广阔应用前景,次贷危机后美国铝需求出现了较快的增长,但与此同时其原铝产能却在不断萎缩。自21世纪以来,美国原铝产量一直处于下降通道,据WBMS数据显示,2017年全美铝产量已降至74万吨,仅为十年前的三成不到,在诸如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原铝低成本的冲击之下,美国原铝行业先发优势不再,逐步萎缩也在情理之中,一些诸如美国铝业、世纪铝业等老牌铝企的铝冶炼产能开始逐步关停甚至永久性退出,需求端的旺盛只能靠进口予以弥补。

 
极高的进口依赖度背后是其自身原铝及铝初加工产业的萎缩。铝广泛应用于建筑、交通、电子领域,且在交通等领域有广阔应用前景,次贷危机后美国铝需求出现了较快的增长,但与此同时其原铝产能却在不断萎缩。自21世纪以来,美国原铝产量一直处于下降通道,据WBMS数据显示,2017年全美铝产量已降至74万吨,仅为十年前的三成不到,在诸如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原铝低成本的冲击之下,美国原铝行业先发优势不再,逐步萎缩也在情理之中,一些诸如美国铝业、世纪铝业等老牌铝企的铝冶炼产能开始逐步关停甚至永久性退出,需求端的旺盛只能靠进口予以弥补。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深度剖析特朗普征收铝关税的前因后果

 
9号彩票 9号彩票网 盛世彩票 博九彩票 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