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证期货网-国内最专业期货网站门户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华证期货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搜公众号“华证期货”即可,欢迎加入!
期货首页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涨价要涨得公平合理 市民质疑物价只上涨不下降

2018-11-01 10:39 网络整理

  “国16条”出台了,发改委5天连发9文稳定物价,糖、棉花等大宗商品期货价格大幅下跌,食用油批发价开始下调……好消息不断传来,可再瞅瞅超市里的油价、商场里的服装价还有餐馆里的菜价,对“吃穿”格外在意的家庭主妇们把笑声又咽了回去:衣服还是那么贵,早点快餐甚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涨价要涨得公平合理 市民质疑物价只上涨不下降

 

至还在涨,怎么市场反应这么迟钝啊?那些个嚷嚷着“市场规律”、紧跟涨价风的商品凭什么不跟着降呢?

  今早,在世纪城一家社区超市买煎饼果子的张阿姨,有些不情愿地递出去3块5毛钱。“前两天油价上涨,他们跟着涨了5毛钱,这几天油价跌了,他们怎么不降价了?”和张阿姨同样窝着一肚子气的还有市民严先生,家门口的油条月初从1元/根涨到两元,国际食用油价降了好几天,油条价却岿然不动。

  在国家抑制物价的系列“组合拳”打出后,国内食用农产品价格应声下落。今年各地一路疯涨的糖价连日来均有所回落,比如此前最高价为7800元/吨的东莞糖价已经降到6950元/吨。国家发改委也发布消息称,在连续的调控措施下,大宗商品期货价格大幅下跌。棉花跌幅最大,达23.6%。在北京玉泉路粮油市场,10天前,大豆油、调和油等食用油批发价即开始全线下调,最多的一箱降了4元钱。

  不过,记者今天从京城多家超市证实,上月底纷纷调高食用油零售价的超市,目前油价还在“高位”,没有下调迹象。用油大户的餐饮业也没有降价,永和大王甚至还将3款主食的价格上调了0.5元。另外,尽管棉花期货价跌幅最大,市场上各类棉制品价格却没有出现消费者预期的降价。

  最近一轮涨价发生在农产品领域,但非农领域的涨价也理直气壮。马女士最近给宝贝闺女在望京一家著名连锁摄影工作室拍了一本艺术照,结果发现,同样的规格,提供的是一样的服务,宝宝的服装套数也没有增加,但这套儿童摄影的价格生生从去年的500多元蹿高到了今年的800多元。这让马女士很不爽。店家却涨得理直气壮:“农产品都涨价了,我们的工作成本也增加了啊。”

  记者发现,一些影楼最近悄悄调高了“艺术照”的拍摄价格,少的涨了一二百元,多的涨了五六百元。马女士说,像所有的涨价一样,影楼也把涨价的理由推到了“成本”身上。“这农产品涨价跟他们影楼有什么关系啊?”马女士想不明白,就算员工生活成本提升,但影楼的调价幅度可快翻番了。

  从今年三季度开始,棉花价格不断攀升,并成为各种品牌服装价格上涨的理由。毛巾、床上用品、服装……凡是能和棉花沾点边儿的棉制品,都排进了涨价队伍。不过,令消费者奇怪的是,连涤纶等化纤材质服装也涨价了。金五星服装市场一家小店的老板告诉记者,今年服装拿货价普遍都高,“可不分什么棉不棉的”,店主指着一件涤纶面料的外套说,这样的款式面料去年三十几元就能拿,今年进货价就五六十元了,售价能不跟着高?

  涨价要涨得公平合理,才能让老百姓心服口服。有些食品涨价是因为受到上游糖、油等原材料价格飞涨的影响,消费者可以理解;但棉花涨价,一些非棉质服装也跟着大涨;现在连艺术摄影也搭上了涨价车,这可让消费者有点儿“忿忿”了:“本来就是"暴利"行业,这些商品或服务涨价凭什么啊?”

  冬服涨价拿棉花说事

  半年前的棉价哪有这么高?

  “就算棉花等原料价格在涨,也不至于马上体现在今冬的棉服上,因为现在销售的棉服用的棉花并不是涨价后才采购的”,服装业内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一般品牌服饰的生产周期在半年以上,也就是说早在今年春天就开始生产冬装了。那时的原材料价格应该没那么高,所以冬装的成本不能用现在的原料价格来衡量。即使原材料涨价会影响到成衣零售环节,也应该到明年春夏季才有所体现。

  有“懂行”的消费者质疑:棉花等原料的涨幅不过10%左右,但部分冬装的涨幅已经接近100%。比如原先每100克10元的灰鸭绒,现在涨到20多元,表面看成本价翻了一倍,可一件羽绒服总共用绒才100多克,也就才增加十几元成本。

  消费者看不懂

  涨价成了霸王车

  “涨价也得涨得明明白白,不要什么商品一股脑儿都涨”,市民陈先生说,有些商品涨价确实是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飞涨所致,是有迹可循的,消费者可以理解;但有些涨价根本看不出理由,而且商家还理直气壮地说“嫌贵,可以不买啊”,这就不厚道了。

  “已经涨上去的商品降不下来怎么办?”“该降价时怎么不强调市场规律了?”市民们希望涨价不要成为企业的“霸王车”随意上车,永不下车。

  对付炒作得用限价

  专家说给你听

  对付炒作得用限价

  “最有效的手段应该控制末端价格”,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钢明今天上午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价格上涨“主要是炒作给抬起来的”,他认为投机炒作的黑手在流通环节推高了物价的上涨,无端囤积、任意抬价致使物价上涨突然爆发。

  “这时候就应该尽快采取措施,不要犹豫”,在袁教授看来,目前仅从中间环节控制是不够的,应从市场末端进行限价,“这是对付炒作的最好办法”。一方面出口环节被控制住,投机商的炒作没有市场,被彻底封杀;另一方面也保护了消费者的利益不受侵害。(记者 杨滨)

  作者:杨滨 (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乔瑞昕)

9号彩票 9号彩票网 盛世彩票 博九彩票 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