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证期货网-国内最专业期货网站门户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号:华证期货
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
搜公众号“华证期货”即可,欢迎加入!
期货首页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中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鸣锣起航 有望成为国际定价标准

2018-06-28 14:52 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靳颖姝北京报道

导读

下一步,在原油、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基础上,中国还要加快引入国际投资者,所有条件成熟的期货品种都要国际化,都要发挥与中国经济地位相称的国际影响力。

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铁矿石定价机制有望得到进一步优化完善。

另一方面,还将为期货市场现有其他品种的国际化积累宝贵经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继原油和铁矿石期货之后,大连商品交易所下一步还将推进棕榈油、豆粕等期货品种的国际化。

国际化开闸

5月4日上午,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举行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启动仪式。

上午9时整,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和大连市委书记谭作钧为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鸣锣开市。

铁矿石期货,是中国自3月底推出以人民币结算的原油期货后,第二个迈出国际化步伐的期货品种。从5月4日9时开始,国内的钢企和贸易商,和境外投资者们在同一平台上竞价撮合、“同台共舞”,从而形成全球铁矿石定价中国基准。

方星海在致辞中表示,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是我国首次已上市的期货品种实现对外开放。这将为期货市场已有品种的国际化积累宝贵经验。

“我相信全球铁矿石产业的相关生产者、贸易者、消费者、投资者更加自由便利参与大连铁矿石期货市场,这必将有利于完善全球铁矿石市场机制,有利于引导全球资源优化配置,有利于促进全球相关企业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为世界工业文明发展提供更好的中国金融解决方案。”方星海还透露,下一步,在原油、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基础上,中国还要加快引入国际投资者,所有条件成熟的期货品种都要国际化,都要发挥与中国经济地位相称的国际影响力。

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开闸首日,铁矿石期货交投情况十分活跃。截至5月4日下午收盘,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1809的总成交达285.81万手。该合约早盘以473.5元/吨开盘,下午报收于471.5元/吨,微跌1.15%。

5月4日,英大期货有限公司北京营业部黑色系负责人李庆朝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日上午主力合约1809价格下跌,与近期港口铁矿石的库存压力大有关。截至5月4日,Mysteel统计全国45个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6015.99万吨,较4月27日增长107.58万吨。

值得一提的是,矿业巨头嘉能可5月4日上午抢得铁矿石期货境外交易者首单。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全球第四大矿业生产集团。

“我们看好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看中大商所铁矿石期货的高流动性和庞大的市场规模,中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将有助于形成国际贸易新的定价模式,为嘉能可提供更完善的贸易定价和避险工具。”嘉能可相关人士透露,嘉能可是通过境外中介机构时瑞金融委托境内的新湖期货完成此次交易的。

4日,淡水河谷中国区总裁SergioEspeschit(艾森乔)在启动仪式上致辞称,淡水河谷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到今年已与中国合作了45年。期货在大宗商品市场中具有重要作用,为买卖双方提供了价格发现的手段和管理价格风险的流动性。此次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是中国期货市场发展中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是中国支持钢铁行业发展、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重要里程碑。淡水河谷公司将全力支持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化工作,相信大连期货市场将在支持中国乃至世界钢铁工业发展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今年2月2日,证监会发布通知,正式批准铁矿石期货作为境内特定品种,允许引入境外交易者。3月27日,大商所公布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相关规则。

4月16日,大商所发布通知,明确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业务的实施时间、交易合约、外汇资金作为保证金币种类别、基准价和折算方式以及保税交割相关规则的实施时间等事项。据大商所数据,截至5月3日,大商所已完成17家期货公司会员、22家境外经纪机构的26组委托业务备案。

自5月4日9时开市起,已通过交易者适当性审核并完成开户的境外交易者可以交易铁矿石期货I1809合约及之后的各个挂牌合约。

4日,摩根大通全球清算亚太区主管大卫·马丁(DavidMartin)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全球年均铁矿石海运量约达15亿吨,其中约10亿吨运往中国。以当前价格计算,这意味着中国购买的铁矿石总价约为650亿美元。中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启动将给境内外投资者带来巨大机遇。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逐渐抹平与其他国际交易所产品之间偶然出现的价差,并回归至反映全球贸易基本面的价格水平。从中长期而言,大连铁矿石期货合约有希望逐渐成为实物合约的有效参考,中国铁矿石期货市场整体而言前景向好。”马丁称。

完善定价机制

由于钢铁产量占全球半壁江山,中国也是全球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和消费国。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中国进口了10.75亿吨铁矿石,占全球海运铁矿贸易量的75%以上。

但另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是,铁矿石行业高度集中,四大矿商——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力拓、FMG寡头垄断,控制着超过70%的海运铁矿石市场。

所以尽管国内铁矿石期货自2013年就在大商所上市,但由于只有境内钢企和机构投资者参与,中国在全球铁矿石贸易定价机制中一直缺乏与消费地位相匹配的影响力。

和原油、金属等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不同,目前铁矿石贸易尚未形成全球公信力的铁矿石价格基准。在目前的铁矿石定价体系中,普氏指数较有影响力。但自普氏指数2008年进入铁矿石市场以来,这一指数在定价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询价样本小、定价过程不透明、价格“涨得快跌得慢”等问题一直备受国内钢企诟病。

事实上,作为铁矿石进口大户的中国众多钢企,10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增强对铁矿石的议价能力,从2009年年度长协谈判时代,一直争取到季度定价和指数阶段的现在。这期间,中国也陆续推出了系列铁矿石价格指数,包括中钢协的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新华-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Mysteel铁矿石价格指数(MIODEX)及中联钢价格指数(CSPI)等。但由于上游三大矿山的强势地位,普氏指数依然是钢企贸易定价的主要依据。

湖南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曹志强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就提交了一份优化铁矿石贸易定价机制的议案,“普氏指数编制方法存在漏洞,样本较少、代表性不强,导致其价格走势与真实的市场产生偏离,呈现快涨慢跌的特点,为行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不利于国际贸易顺利开展。”

南钢股份总裁祝瑞荣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南钢在铁矿石原料采购中,进口矿占比约占85%。南钢自2013年大商所推出铁矿石期货产品就尝试用期货进行风险管理。“在全球铁矿石供给和需求的转变时点推动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有利于中国钢铁行业采购话语权的提高,对行业也意义重大。”